Skip to content

宏观和微观的命

斯大林在德黑兰会议上说, 死一个人是悲剧, 死一百万人就只是统计数字. 战争时期的政治家对死人该是最不在乎的事. 最多的只是舆论压力. 911让美国死了3000人, 而美国借此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让伊拉克死了上万平民. 现在全世界都在悼念有名字的911, 却没人关心没名字的伊拉克人. 悲剧往往不容易累积. 这可能是人内心的倾向, 如若把悲剧都叠加起来那人会无法承受. 斯大林清洗运动, 柬埔寨的红色高棉, 埋葬的都是没名字的尸骨. 经历和采访过南京大屠杀的一些记者和当事人最终选择自杀, 可能因为他们太靠近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

世界本来就不公正, 理解了底层社会也就更容易察觉到自己的幸福.

Categories: Cavia666.

Tags: , , ,

Comment Feed

No Responses (yet)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