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odern life is rubbish

信息量并非知识

越来越多人讲究信息量, 你炒股需要信息量, 做生意需要信息量, 搞活动要信息量. 但这里所指信息量大部分只和钱挂钩. 你需要的只是暂时的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之内有效的信息, 过了这个时间这些都变成垃圾.

所以你的信息量并没法构成你的人生, 或者让你思考得出结论, 它只驱使你去做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的意义则另外讨论(大部分不见得有意义). 你把一生放在追求信息量和钱上, 最后也就是社会机器的一个小零件, 或者你已经适应了做一个小零件. 现在网上有最大最重复时效最短最垃圾的信息, 每个人都可以泡在上面猎奇. 你每一秒都是新鲜的, 每一秒都在死掉.死之前你回忆人生大概满脑子都是过期信息, (哦我忘了还有亲情友情唱k打麻将这种人性的东西).

但很多信息也是可以转化成知识和其他有意义, 谁也不能不接受信息, 只是不应该把追求信息数量作为生活. 要对信息有选择. 当然选择的话钱会变少. 终归让你放弃信息量就好像放弃钱一样, 说到头还是老样子.

Information is not knowledge. People think that the one who get lots of information will be success, but success don’t have a standard definition. What they talk about is just cash, pussy and power.

In my opinion, success is to make a persistent impact, even after you die. So I might not interest in information, but mind instead. I can make it slowly and finally there will be a huge idea comes out, for which will not be done by most of the modern people.

— GMC

还有为什么企业家成了精神领袖, 操这个世纪

黄村镇人民爱狗, 大街小巷里都是狗, 多的像will smith 的歌词. 其中有些比较和善, 会冲着你笑, 一般是些小狗, 讨人喜欢的那种, 有的就比较难以应付, 可能是出身高贵, 我只能露出噶八颗牙对它乐, 以免引起不满. 一般情况下牵着狗的老太太们会比平常心情愉快, 互相比较和夸耀. 当然你不能一直盯着她的狗看, 她会觉得你动机不良.

今天下楼时在楼梯口看到两条大狗, 真挺大, 睡觉的时候几乎跟我一般长. 老太太正打算领下去溜, 两个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 有点不屑的问, 怕吗? 我说没事. 不过身后的女孩有点受不了. 其中一条朝着我们叫了一声, 昂着头显得相当满足. 另一条已经阔步向下走. 我向它示好, 但它不怎么搭理我.

看传记里写毛主席有年度假踩到狗屎, 非常高兴, 也不擦, 就说自己非常走运. 我没他那么走运, 虽然经常出了学校门就能遇到, 但我一般会避开, 即使真的很不走运的时候. 记得先前有一典故:

某外省人, 初到京城, 自觉学识浅薄, 遂找到智者寻求帮助.

智者生的慈眉善目, 两鬓斑白, 面颊红润有光泽.  说, 自此向东300米, 至左安门桥下, 会遇仙人指点.

此公直奔桥下, 遇到一泡屎.

那泡屎想必是狗屎, 左安门桥下估计没有多少给人拉屎的机会. 如若这么推理, 那大兴区遍地都是仙人. 我这边为营造气氛, 也经常弄的云雾缭绕. 如此以来这破破烂烂的地方也就有了仙气. 当然, 为了营造更好的社会主义大家庭, 希望各位老太继续牵着自己的宝贝狗制造仙人, 如果哪天我不幸遇到神仙, 也算在大兴一年修来的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