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hilosophy

缸中的大脑 Brain in a Vat

最早启发我想这个是心脏手术, 在心脏里加 植入式心脏辅助器 ( ICD ), 之后我想如果一个人的大脑被取出放在另一个身体里或者放在机器里, 机器具有高仿真人体骨骼和肉体, 那这个人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虽然他自身的感受是相同的, 别人看到的他也是相同的.

再推的话, 就变成 容器中的大脑 ( Brain in a Vat ), 把大脑放入容器, 给出各种信号来模拟一个虚拟人生. 而大脑本身并不知道它自己在容器里. 它以为自己还是一个完整的人, 活在正常世界.

那么问题是, 如果你知道了自己只是在容器里而不是正常的活着, 你接受到的都是虚拟信号, 那么你 “活着” 还是否有意义? 你是否会选择结束虚拟的生命?

然后再继续推, 你是个很难看又矮又肥没幽默感的有钱人, 你有很多姑娘. 你知道如果你只穿 adidas 就不会有人爱你, 那么你和姑娘的关系还是否有意义?

这里你是大脑, 钱是容器. 容器给你的虚拟人生是有很多姑娘爱你. 而没了容器, 你就什么都无. 可能你觉得这个推法不合逻辑. 这无所谓, 我乱说的.

其实第一个心脏实验可以指向另一个 特修斯之船 ( The Ship of Theseus ), 它讲的是如果特修斯之船一直开, 之间不停的维修换零件, 直到有一天船上每个零件都是新的, 那么它还是不是原来的 特修斯之船? 如果用换下的零件造一艘新船, 那么这两艘船哪个是真正的 特修斯之船?

继续推心脏实验, 在未来我们可以把人体全部换一遍, 那时人的本质就会被质疑. 同理可以推出人造人和克隆人. 比如在 Blade Runner 里面, 人造人在设法延长自己的生命. 终究有一天人造人和克隆人将混为一种. 既两者都可以自我吸收能量有自我学习能力, 有和人类一样的骨骼和肉体. (扯远了)

那么当你为了延长生命而更换身体器官, 而旧器官组成另一个你时, 谁是真正的你?

作为更换器官后的你 (称为 A), 和旧器官组成的你 ( B ), 两者大脑会同时感受到 自我 的存在. 既作为 A 的你感受到 “” 换了器官, 而作为 B 的你感受是 “” 完全没有变过. 那么特修斯之船也就衍生出新的繁衍方式 (类似克隆), 而人类对自我的认识也会发生改变. 传统两性繁殖会保持, 但 copy 出新人类也是另一个选择. 当然在伦理上要经受巨大考验, 最简单的比如你老婆会跟谁, 或者3p 的可以?

最后再说一下有钱人和姑娘, 因为很多人觉得姑娘不是虚拟的, 而且 “你至少可以干她们.”

en.. 我完全**

eels – Cancer for the Cure

Cancer for the Cure” 来自美国独立乐队 eels 1998 年的专辑 Electro-Shock Blues. 这张基本是公认他们最好的一张专辑, 比较放的开, 其他的都稍微拘束一点.

整张专辑讲的是关于疾病死去和自杀的事情. 虽然一看就不是好结果, 但其实还是有很多幻想和单纯开心的歌, 没有一味很惨情. 这点相比 eels 的其他专辑要好.

做这个专辑的时候背景也是很惨的, 主唱 Mark Oliver Everett 他爸 Hugh Everett III 其实是个比他还牛逼的物理学家, 他在1957年提出量子力学相关的 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 多重世界理论(也叫 平行宇宙 parallel universes), 在60 和70年代被 Bryce Seligman DeWitt 改称 Many Worlds Theory 风行一时, 它号称解决了EPR佯谬和引申出的邪恶悖论薛定谔的猫. 但一开始并没有被广泛接受, 他爸只能给美国军方做数学家.

扯远了, 后来他爸死于心脏病, Mark 当时19岁时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做专辑的时候他妹妹刚刚自杀, 他妈被诊断为癌症晚期. 他几个好朋友都接连死去. 所以这张专辑以很多家人的事件为背景描写失去的感受. 一开场 的 “Elizabeth on the Bathroom Floor” 是妹妹自杀前的最后一篇日记. “Climbing to the Moon” 写的是他去疗养院看望妹妹的经历. “Dead of Winter” 是关于他妈妈的痛苦化疗. “Baby Genius” 则是写的他爸, 天才物理学家.

这张专辑做完之后, 他妈妈在他巡演的过程中过世, 巡演也因此停止. Daniel Johnston 的歌 Living Life 经常在巡演上被唱.

Cancer for the Cure” mv 拍的不错, 歌收在电影 American Beauty 的原声集里.

阿喀琉斯(Achilles)悖论

阿喀琉斯是史诗《伊利亚特》里的希腊英雄. 有一天他碰到一只乌龟, 乌龟嘲笑他说: “别人都说你厉害, 但你如果跟我赛跑, 还追不上我.”

阿喀琉斯大笑说:” 这怎么可能. 我就算跑得再慢, 速度也有你的10倍, 哪会追不上你 ?”

乌龟说:“好,那我们假设一下。你离我有100米,你的速度是我的10倍。现在你来追我了,但当你跑到我现在这个位置,也就是跑了100米的时候,我也已经又向前跑了10米。当你再追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我又向前跑了1米,你再追1米,我又跑了1/10米……总之,你只能无限地接近我,但你永远也不能追上我。”

这是世界闻名的“芝诺悖论”(之一), 哲学家们曾经从各种角度多方面地阐述过这个命题. 这个命题令人困扰的地方, 就在于它采用了一种无限分割空间的办法, 使得我们无法跳过这个无限去谈问题, 虽然从数学上, 我们知道无限次相加可以限制在有限的值里面,但是数学方法的前提已经预设了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从本质上来说, 它只能告诉我们“怎么做”, 而不能告诉我们“能不能做到”.

 动得最慢的物体不会被动得最快的物体追上。由于追赶者首先应该达到被追者出发之点,此时被追者已经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因此被追者总是在追赶者前面。

—亚里士多德, 物理学 VI:9, 239b15

如柏拉图描述,芝诺说这样的悖论,是兴之所至的小玩笑。首先,巴门尼德编出这个悖论,用来嘲笑”数学派”所代表的毕达哥拉斯的”1>0.999…, 1-0.999…>0″思想。然后,他又用这个悖论,嘲笑他的学生芝诺的”1=0.999…, 但1-0.999…>0″思想。最后,芝诺用这个悖论,反过来嘲笑巴门尼德的”1-0.999…=0, 或1-0.999…>0″思想。”

解释:

1. 量子论: 量子论表明, 空间不一定能够这样无限分割下去。量子效应使得空间和时间的连续性丧失了,芝诺所连续无限次分割的假设并不能够总是成立。这样一来,芝诺悖论便不攻自破了。量子论告诉我们,“无限分割”的概念是一种数学上的理想,而不可能在现实中实现。一切都是不连续的,连续性的美好蓝图,也许不过是我们的一种想象。

2. 时间为客观存在, 而非距离所规定. 芝诺悖论隐藏了时间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