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istory

除忆诅咒 Damnatio Memoriae

除忆诅咒 (Damnatio memoriae) 也叫 记录抹煞之刑, 字面理解是指把某人的存在从别人的记忆里消除. 最常见于古罗马时期, 在叛国者和破坏罗马帝国的上层人士死后, 由元老院通过决议后实行. 被执行的人会从各种纪念碑, 书籍和记录中被删除.

但实际上这种刑罚并不容易执行, 因为所有人都有政敌和盟友, 以至于死后两派无法达成统一, 而除忆诅咒也很难彻底实行. 比如著名的暴君 Caligula 死后, 元老院已决定实行诅咒, 但继任的 Claudius 却表示反对. Nero 死后也有 Vitellius 力挺. 最后只有 Commodus 受到此刑罚, 至今没有人为其翻案.

虽然近代已经没有除忆诅咒的说法, 但实际上相似的例子还是很多, 尤其在红色国家, 相比来说除忆诅咒反而更容易执行. 下面是前苏联 叶若夫 陪同斯大林的照片,

而在叶若夫 1940年被处决后, 很快被从照片上移除. 传说中40年代的 PS 技术看来已经很不错.

国内就不用说了, 你们懂的. 大的不提, 小的像健康教练马华(每天5分钟) 白血病去世之后她的影像从CCTV节目里被刻意删除, 还曾经引起大量讨论(当然现在也找不到讨论, 也被除忆了).

但问题是, 除忆诅咒是否真的有效果? 最初制定人的目的是将另一个人的存在完全从世界上消除 (这是非常恶毒的, 至少对我来说), 但目前被执行除忆诅咒的人我们不但都知道, 而且还很清楚他们的历史, 甚至可以为其翻案. 所以除忆诅咒并没有达到应有的目的.

那么除忆诅咒的意义在哪?

基本上是没意义的了, 他们只是短期在宣传上做一些影响, 对后来历史的认定其实影响不大. 而且有一点很坏的是, 本来错误可以被吸取和被后人参考改正, 但除忆之后会形成断层, 使得断层中的人会继续犯相同的错误.

一两年前 成都日报 有个搞笑的事情. 政党除忆了我3岁时的一个大事件, 于是跟我差不多大的一个编辑并不知道这个事, 就无意中把纪念这个事件的一个小广告发在刊物上(当然你也可以设想他本来是知道的, 只是装不知道), 后来大概是被革了一批人的职. 那这个编辑算是有错么? 他不知道这个事是因为你们刻意不让他知道, 那他因为不知道这个事又犯了错, 应该怎么处理?

想想生活在大陆每天有娱乐有思考也不错. 另外通知周四晚上 DADA 会有日本音乐 Party, 我们的海报设计师 Cheeri 酱 ( 漂亮女孩子 ) 会第一次做 DJ 放日本音乐, 另外还有 DJ Ozone (Michael, Antidote 组织老大) 和来自东京的 DJ Shige (Lab 成员). 我就在隔壁 Anar 和 B.I.Z 的钟逊, 向前还有 JADO一起做 Jam Session, 有时间我也会去 DADA 放 广末凉子 和 安室奈美惠. 喜欢日本音乐或者日本的朋友可以来玩. 8/12  @ DADA

赫鲁晓夫 三则

  • 1962年12月, 赫鲁晓夫参观了在莫斯科马奈日展览厅举行的先锋派美术展. 观赏后赫鲁晓夫大发雷霆, 他将艺术家的作品形容为”狗屎”.
  • 他关注农业, 认为美国人大量种植玉米, 苏联人也不该落后, 继而在全国推广玉米运动.
  • 在1960年10月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 当菲律宾代表发言抨击苏联在东欧幹的正是他们所反对的殖民主义时, 赫鲁晓夫脱下皮鞋, 敲打桌子, 表示抗议. 成为著名的外交事件. 然而, 后来经过对现场照片的分析, 发现实际的情况是: 赫鲁晓夫在手拿皮鞋敲打的同时, 他的两只脚上其实都穿着皮鞋. 也就是说, 赫鲁晓夫提前就预备了一只额外的皮鞋. 他并不是一时兴起脱下皮鞋抗议, 这个举动是精心安排过的, 典型的苏联恐吓式外交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