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中的大脑 Brain in a Vat

最早启发我想这个是心脏手术, 在心脏里加 植入式心脏辅助器 ( ICD ), 之后我想如果一个人的大脑被取出放在另一个身体里或者放在机器里, 机器具有高仿真人体骨骼和肉体, 那这个人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虽然他自身的感受是相同的, 别人看到的他也是相同的.

再推的话, 就变成 容器中的大脑 ( Brain in a Vat ), 把大脑放入容器, 给出各种信号来模拟一个虚拟人生. 而大脑本身并不知道它自己在容器里. 它以为自己还是一个完整的人, 活在正常世界.

那么问题是, 如果你知道了自己只是在容器里而不是正常的活着, 你接受到的都是虚拟信号, 那么你 “活着” 还是否有意义? 你是否会选择结束虚拟的生命?

然后再继续推, 你是个很难看又矮又肥没幽默感的有钱人, 你有很多姑娘. 你知道如果你只穿 adidas 就不会有人爱你, 那么你和姑娘的关系还是否有意义?

这里你是大脑, 钱是容器. 容器给你的虚拟人生是有很多姑娘爱你. 而没了容器, 你就什么都无. 可能你觉得这个推法不合逻辑. 这无所谓, 我乱说的.

其实第一个心脏实验可以指向另一个 特修斯之船 ( The Ship of Theseus ), 它讲的是如果特修斯之船一直开, 之间不停的维修换零件, 直到有一天船上每个零件都是新的, 那么它还是不是原来的 特修斯之船? 如果用换下的零件造一艘新船, 那么这两艘船哪个是真正的 特修斯之船?

继续推心脏实验, 在未来我们可以把人体全部换一遍, 那时人的本质就会被质疑. 同理可以推出人造人和克隆人. 比如在 Blade Runner 里面, 人造人在设法延长自己的生命. 终究有一天人造人和克隆人将混为一种. 既两者都可以自我吸收能量有自我学习能力, 有和人类一样的骨骼和肉体. (扯远了)

那么当你为了延长生命而更换身体器官, 而旧器官组成另一个你时, 谁是真正的你?

作为更换器官后的你 (称为 A), 和旧器官组成的你 ( B ), 两者大脑会同时感受到 自我 的存在. 既作为 A 的你感受到 “” 换了器官, 而作为 B 的你感受是 “” 完全没有变过. 那么特修斯之船也就衍生出新的繁衍方式 (类似克隆), 而人类对自我的认识也会发生改变. 传统两性繁殖会保持, 但 copy 出新人类也是另一个选择. 当然在伦理上要经受巨大考验, 最简单的比如你老婆会跟谁, 或者3p 的可以?

最后再说一下有钱人和姑娘, 因为很多人觉得姑娘不是虚拟的, 而且 “你至少可以干她们.”

en.. 我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