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ls – Cancer for the Cure

Cancer for the Cure” 来自美国独立乐队 eels 1998 年的专辑 Electro-Shock Blues. 这张基本是公认他们最好的一张专辑, 比较放的开, 其他的都稍微拘束一点.

整张专辑讲的是关于疾病死去和自杀的事情. 虽然一看就不是好结果, 但其实还是有很多幻想和单纯开心的歌, 没有一味很惨情. 这点相比 eels 的其他专辑要好.

做这个专辑的时候背景也是很惨的, 主唱 Mark Oliver Everett 他爸 Hugh Everett III 其实是个比他还牛逼的物理学家, 他在1957年提出量子力学相关的 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 多重世界理论(也叫 平行宇宙 parallel universes), 在60 和70年代被 Bryce Seligman DeWitt 改称 Many Worlds Theory 风行一时, 它号称解决了EPR佯谬和引申出的邪恶悖论薛定谔的猫. 但一开始并没有被广泛接受, 他爸只能给美国军方做数学家.

扯远了, 后来他爸死于心脏病, Mark 当时19岁时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做专辑的时候他妹妹刚刚自杀, 他妈被诊断为癌症晚期. 他几个好朋友都接连死去. 所以这张专辑以很多家人的事件为背景描写失去的感受. 一开场 的 “Elizabeth on the Bathroom Floor” 是妹妹自杀前的最后一篇日记. “Climbing to the Moon” 写的是他去疗养院看望妹妹的经历. “Dead of Winter” 是关于他妈妈的痛苦化疗. “Baby Genius” 则是写的他爸, 天才物理学家.

这张专辑做完之后, 他妈妈在他巡演的过程中过世, 巡演也因此停止. Daniel Johnston 的歌 Living Life 经常在巡演上被唱.

Cancer for the Cure” mv 拍的不错, 歌收在电影 American Beauty 的原声集里.

Pulp – Common People

Common People” 是1995年 Pulp 的单曲, 来自专辑 Different Class.

歌词大体写的是上层社会(某种意义上, 或者middle class)的人想要像平常人一样生活, 也被称为 slumming 或者 “class tourism”. 灵感来自主唱 Jarvis Cocker 的朋友, 他抱怨他的女性伴侣 can “never be like common people”, because even if she gets a flat where “roaches climb the wall” ultimately, “if [she] called [her] dad he could stop it all”, in contrast to the true common people who can only “watch [their] lives slide out of view”. Jarvis 后来评价说他感觉 slumming “seemed to be in the air, that kind of patronising social voyeurism… I felt that of Parklife, for example, or Natural Born Killers – there is that noble savage notion. But if you walk round a council estate, there’s plenty of savagery and not much nobility going on.”

mv 非常帅气, 我见过的 britpop 里很少有这么好的, 能进我个人 top 5. Jarvis 在里面也是帅到不行, 操

PS: 早上Kim 跟我说发条橙有一部分是在他的学校里拍的.. WOW

dEUS – Suds & Soda

“Suds & Soda” 来自比利时乐队 dEUS 的第一张专辑 Worst Case Scenario. 这张专辑是 1994年通过 Island Records 发行的, 他们也成为第一个由国际厂牌发行唱片的比利时独立摇滚乐队.

dEUS 是有史以来比利时最著名和最有影响力的乐队之一. 他们的风格偏向 experimental rock, prog-rock. 第一张专辑里可以听出来自 Frank ZappaTom Waits 和 Captain Beefheart 等人的影响.

主唱 Tom Barman 是乐队核心, 他之前是学导演的, 所以第一张专辑所有的 mv 都有他制作. Rudy Trouvé 是他们的第一任吉他手, 同时也是个画家和设计师. 乐队的前两张专辑 (Worst Case Scenario, In a Bar, Under the Sea) 还有很多 EP cover 都是他的画.

另外有意思的是, 乐队成员经常变, 而离开的队员组的乐队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Rudy Trouvé 离队后组了 Kiss My JazzDead Man Ray 和 The Love Substitutes, 另外也和 Lou Barlow (Dinosaur Jr.) 合作了一张专辑(在 Sub Rosa 厂牌发行). Stef Kamil Carlens 组了 Zita Swoon, Tim Vanhamel 的 Millionaire 也不错.